• <th id="es7cm"></th>

        1. 風電 - 曹志剛:風電15年迎無補貼關口 搶裝潮重現
          曹志剛:風電15年迎無補貼關口 搶裝潮重現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風電  加入時間:2019-11-4 12:24:30  來源:華夏時報  
          \

          (金風科技總裁曹志剛)

          10月22日下午,從“創新劇場”聽完公司發布的“海陸空”新產品后,金風科技總裁曹志剛快步走向預先約定的采訪間,甚至比所有記者都早到一步。作為金風科技的老兵,曹志剛于今年7月12日任總裁一職。

          “目前市場上(風機招標價格)在3800元/千瓦-3900元/千瓦,甚至4000元/千瓦的高位,行業呈現出供不應求的態勢,加之市場上發生搶裝,往往容易引起大家心理上的恐慌,進而可能進一步推高市場上風機的價格!本推絻r上網帶來的影響,曹志剛在接受《華夏時報》在內的媒體記者采訪時如是說。

          事實上,從今年5月開始,風電行業因平價上網時間表提前而再現搶裝局面。

          這種搶裝“鼓包”的振蕩期,對于進入風電行業21年的曹志剛并不陌生,在過去10年間,其親歷過行業搶裝、裝機創新高又極速下滑,曹志剛表示,“2021年開始,所有新核準項目納入平價上網范圍肯定是沒有任何障礙和問題,但是針對存量的部分(2018年底之前核準的陸上風電項目),其實我們建議可以有一定的寬限期,如果能夠寬限一年時間,可能行業就不會出現‘中間鼓包’的狀況。雖然每一次‘中間鼓包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促進行業洗牌,但是確實讓很多兢兢業業做產業投資的企業,在經歷快速的增長后,緊跟著出現規?s減,神經緊繃的同時,成本也會推高!

          搶裝潮隱憂

          此次的風電行業搶裝依舊來自于“新政”。今年5月21日,國家發改委發布的《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》(下稱《通知》)規定,2018年底之前核準的陸上風電項目,2020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網的,國家不再補貼;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底前核準的陸上風電項目,2021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網的,國家不再補貼。自2021年1月1日開始,新核準的陸上風電項目全面實現平價上網,國家不再補貼。

          陸上風電補貼一降到底,一石驚起千層浪。風機設備價格一改2018年的低位,一路扶搖直上,更為甚者,“一機難求、有價無貨”逐漸浮現。

          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,今年1-9月,中國新增風電裝機容量1308萬千瓦,同比增長47%。

          一位來自中材葉片的人士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,隨著無補貼的時間臨近,明年(2020年)搶裝的局面可能會更為激烈,其公司的葉片的銷量也將更好。

          曹志剛表示,陸上風電“平價上網”進程已有較長的準備周期,2016年1月1日開始了五年補貼逐漸退坡的過程,期間,風電行業進行了產品和技術的創新以提高發電量、降低成本,總體上,從能力、技術水平而言,平價上網其實是沒有障礙和問題的。

          不過,曹志剛認為還有一些焦點需要關注!皩τ谄絻r上網的時間節點,經過發改委核準批復的項目,如果在2020年年底之前不能并網發電則進入至平價階段,但這些項目做核準時,根據項目自身特點,企業是以帶補貼的方式進行的投資決策。目前簡單統計還有已經經過發改委批復核準的6000萬千瓦待裝!薄暗碌哪芰茈y滿足待裝的6000萬千瓦,所以在市場上發生搶裝,一下子引起了大家心理恐慌,進而可能是進一步推高市場上風機的價格!辈苤緞偙硎。

          “鼓包”閃回

          因政策造成的搶裝并非首次,早在2010年、2015年,風電行業也曾出現搶裝,而以2015年尤為顯著。

          2014年12月31日,發改委發布《關于適當調整陸上風電標桿上網電價的通知》(發改委價格【2004】3008號),決定將第Ⅰ類、Ⅱ類和Ⅲ類資源區風電標桿上網電價每千瓦時降低2分錢,第Ⅳ類資源區風電標桿上網電價維持現行每千瓦時0.61元,此次調整適用于2015年1月1日以后核準的陸上風電項目,以及2015年 1月1日前核準但于2016年1月1日以后投運的陸上風電項目。

          為了享受此前的電價政策,風電行業“搶裝”潮起,風電企業也獲得了良好收益。2015年金風科技實現歸母凈利潤達28.49億元,同比上升55.74%。

          如果將時間軸拉長,2015年“搶裝”對后續兩年的行業發展也產生了巨大影響。據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發布的《中國風電產業地圖2018》顯示,2015年,中國(除港澳臺地區外)新增裝機3075萬千瓦,同比增長32.6%,新增裝機達到了10年間(2008年-2018年)的最高值。

          事實上,“搶裝潮”退后,裝機隨之而來的則是下跌!吨袊L電產業地圖2018》顯示,2016年、2017年新增裝機分別為2337萬千瓦、1966萬千瓦,連續兩年下滑。

          曹志剛表示,每一次搶裝,不僅讓好的企業受到巨大的市場需求沖擊,也讓瀕臨被淘汰的企業獲得巨大的喘息機會。同時,企業快速增長后緊跟著規?s減,成本一定會被推高!霸谂c供應商溝通時,我能感覺到價格的推高使供應商擔心,過幾年(需求)總量如果下來了,投下去的產能,比如正常需要10年甚至20年攤銷期,可能面臨需要在更短的時間內攤銷的狀況,要把其加到當期的成本中!辈苤緞傉f。

          曹志剛分析,“因此,針對存量的部分,其實我們是建議可以有一定寬限期的,這樣行業會更健康的發展,不會出現‘中間鼓包’的狀況!

          海上風電發展要有節奏

          在陸上風電如火如荼發展的同時,海上風電也在崛起。

          《中國風電產業地圖2018》數據顯示,2018年,中國海上風電新增裝機436臺,新增裝機容量達到165.5萬千瓦,同比增長42.7%,累計裝機達到了444萬千瓦。截至2018年,海上風電機組整機制造企業共12家。

          值得關注的是,海上風電累計裝機容量達到70萬千瓦以上的有上海電氣、遠景能源、金風科技,這3家企業海上風電機組累計裝機容量占海上風電總裝機容量的85.9%,上海電氣以50.9%的市場領先,遠景能源、金風科技以17.6%、17.4%位列第二、第三。

          早在2016年11月,國家能源局印發《風電發展“十三五”規劃》要求,積極穩妥推進海上風電建設,到2020年,全國海上風電開工建設規模達到1000萬千瓦,力爭累計并網容量達到 500萬千瓦以上。

          不過,海上風電的并網電價也面臨調整,根據《通知》要求,對2018年底前已核準的海上風電項目,如在2021年底前全部機組完成并網的,執行核準時的上網電價;2022年及以后全部機組完成并網的,執行并網年份的指導價。

          曹志剛談到,因2021年海上風電的補貼政策會有變動,2020年和2021年可能會有400-500萬千瓦較大的裝機容量釋放,這是規模上的變化,加上今年和去年的海上裝機容量增長,從時間的周期來說,我們實現規;倪^程其實也就是三年左右的時間,這是在國家政策支持下所達成的風電行業的高速增長。

          “2006年1月1日開始實施《可再生能源法》,從有固定補貼,到補貼退坡再到2020年12月31日進入平價上網,(陸上風電)利用15年的時間完成了規;、質量提升、技術進步!辈苤緞偦貞浾f。

          “有很多技術手段和方法可以讓海上風電在5年左右時間內進入到度電成本大幅度下降的階段,”曹志剛還表示,但這些確實是需要一個時間周期的,陸地風電利用15年時間逐步走到如今比較好的水平,海上風電可以借鑒陸上風電的東風和技術優勢,但這個周期起碼也需要將近10年的時間。

          對于海上風電平價時間表,曹志剛認為,如果能從2021年至2025年有5年退坡期,就與陸地風電2016年至2020年退坡期一樣,對海上風電而言是比較好的發展方式。

          金風的選擇

          在風電行業走過21年,面對新一輪風電行業的搶裝潮,金風科技的態度頗為審慎。

          “每一次到搶裝的時間節點,我們都能真真切切地感覺到,一些原本不是風電行業中的玩家也進來了,但其并沒有良好的經驗積累,因此金風科技也不太敢在該階段大規模的擴充產業鏈廠家,只是在原有的基礎上,思考如何提高生產效率或者去擴建一定的能力,”曹志剛還說,“風電在2011年-2015年經歷震蕩期,金風科技始終注重質量的建設,質量是硬道理,(挺過)振蕩期取決于(產品)質量的好壞!

          在風電展期間,金風科技推出GW155-4.5MW和GW136-4.8MW兩款智能風機、風匠、iDO等針對平價上網、降低海上風電度電成本的創新成果。而從金風科技的動作看,其并不將自身單純定位為制造商,而是早已經轉型為風電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。

          曹志剛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,截止目前,金風科技全球風電裝機量已超過5400萬千瓦,而三峽水電站裝機容量為2240萬千瓦,這意味著金風科技21年時間的裝機量相當于約兩個半三峽水電站,如此龐大的裝機容量仍在運行,帶來的服務市場的空間值得想象。

          但在轉型的過程中,金風科技也面臨挑戰。曹志剛表示:“海上風電76%(均值)的度電成本是一次性投資的,24%的成本是屬于運營期的成本,目前市場上越來越多的趨勢會變為,在整個風電產品市場銷售過程中,設備端不見得有很好的盈利水平,而是拉長在后面15年-25年的壽命期之內,有很多服務業務收入作為重要的支撐!

          此外,在2019年、2020年的產品線換新期,對金風科技當期利潤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。

          曹志剛言及,2015年之前,風電企業進行產品換新的速度取決于開發商追求更好的盈利的需求,因為是固定電價補貼,初始投資成本越低,凈利率表現越好,但從2016年開始,游戲規則變了,電價逐年降低,到2021年進入平價階段,如果沒有適應性良好、度電成本低的產品,那企業就可能出局!翱蛻粲昧四愕漠a品,不能讓他的發電廠產生效益,這是他不能接受的,已經不是盈利高低的事了!辈苤緞傊毖。

          《華夏時報》獲悉,在2018年至2020年三年間,金風科技正在進行三個產品線大調換,一是2.0兆瓦的產品平臺將升級至2.5兆瓦至2.8兆瓦,葉輪直徑從此前的115米、121米、131米會升級至140米和150米;二是在北方大基地平價上網項目投標的4.5和4.8兆瓦的智能風機,將在今明兩年規;a;三是海上6兆瓦-8兆瓦的平臺產品線更新迭代。

          對此,曹志剛解釋,之前每個新產品推出和老產品的退市中間將有3年以上較長時間的“握手期”,但2020年到了平價上網的關鍵節點,所有產品換新“握手期”被急劇壓縮。新產品的快速迭代,給企業帶來巨大挑戰與機遇,縱然金風科技擁有二十余年積累,面對搶裝潮,任然需要全力以赴。(于玉金)




          牛牛游戏下载